您的位置:66书网 > 都市言情 > 粉嫩老公,别太涩 > 最新章节列表 分节阅读196

最新章节列表 分节阅读196

作品:粉嫩老公,别太涩 作者:沧浪水水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第一五六章

    廖小萌憋了一肚子的气,转身出了房间,坐在了外边的沙发上。

    小正太隐忍地看着她远远地抱着膝盖坐着,尖尖的下巴搁托在一个手掌上,那一副要和他划清界限的模样,让他又是心疼又是无力,她的精神状态一点儿都不好,他不愿刺激她。

    当下只能跟了过去,低低地咳嗽一声:“睡沙发吗?”

    她无奈地闭了眼,身体一骨碌,当真就歪在了沙发上,而且看着他过来,立刻用力地翻身,背对着他躺着,愤愤然不愿睬他。

    小正太笑笑,走近她身边,俯身,手指上勾着那个修好了的卡通亲亲小人儿,递到她跟前晃晃:“看看,这就修好了,回去再用胶水粘一下,就和原来的一样。”

    小玩偶有了裂痕,再怎么粘也有撕裂过的痕迹,就像人的心,分开了,还能粘在一起吗?

    廖小萌蜷了身体不理他,小正太又把小玩偶往下垂了,轻轻地碰了她的脸:“不要了?”

    他修长的手指接着小玩偶,一起触摸到她的脸颊,就眷恋地抚摸着舍不得离开,黯然失神。

    廖小萌的脸顿时腾地就红得滚烫,她捂了一下脸,要夺他手指上的小钥匙链子,小正太立刻指尖一动,就重新紧紧地把小玩偶抓在手里,躲了过去。

    春子被他撩拨得羞恼地坐起,瞪他:“你想怎么样?你现在连新女友都有了,请你放尊重点,可以吗?”

    “她不是我的新女友,她是帮我的伙伴,你才是我的女朋友,不,是老婆。”

    “谁是你老婆!伙伴?伙伴就能晚上给你留着门?伙伴就能穿着睡衣在你跟前转?伙伴就能很清楚她喜欢吃的食物是柠檬味的甜甜圈?”

    廖小萌气结地反问。

    小正太坐在和她距离很近的茶几上,听到最后一句话,顿时有些纳闷地把头扭回去,看到房间里边的床头边,的确放着一个很眼熟的甜甜圈的纸袋。

    他回头,摆弄着手指上边的小玩偶,委屈着小脸:

    “小萌,这些醋意纷纷的话代表着什么,你为什么不能像从前一样,什么情绪都不需要掩饰地和我吵闹,你这样脾气多变,阴阳怪气得不可琢磨,让我很是苦恼,不知道拿你怎么办。”

    廖小萌顿时像炸了毛的猫儿:“谁吃醋了?我阴阳怪气、脾气多变?”

    “这样色厉内荏、虚张声势的话就不要说了,我想听听你的心里话。”小正太抬手抓了她配合情绪挥舞着的小手,捂在自己的双手之间,静静地注视着她的眼睛,指尖一寸一寸地触摸过她的手指、手掌。

    小手凉凉的,手心有着些涩涩的汗意,她在紧张。

    廖小萌愣了一下,假意地挣了一下没有摆脱,就在小正太浓深的注视里渐渐红了眼圈。

    小正太把她的手捧到唇边吻了一下,把视线移向了她的手:“你这娇嫩的小手,在为了写出诺贝尔文学奖而生的,我心疼得连让你洗一次碗都不舍得,你怎么就能在这么短的时间里,就把它整成这幅凄惨的模样?”

    多久没有听到过他这么温情的话了?

    廖小萌吸吸鼻子,努力把泪水咽回去,打量着自己的手:“挺好的,这幅模样——不是挺好的吗?又没有少了什么!”

    “这中指的指甲磨成这么短,都短到了肉里,这刺手的不光滑断面——小萌,不要咬着手指一个人难过或者偷偷地哭,看到我却堆起无所谓的笑脸;

    你无措的时候,还是会咬指甲,小时候你这样,这么多年你还这样。”

    小正太的指腹小心地摸着中指那短得几乎带着血痕的粉红的指甲,目光又移到了她的无名指上:“你有点神经衰弱的征兆,体现在这个无名指的指甲上,如果不按时剪短,指甲就会一直长进你的肉里。”说着手指轻轻地按了一下她的指头顶端,抬眸看了她,只见她立刻蹙了眉心。

    “真的很痛,我只是觉得有些不舒服,怎么就没有发现这个特点。”

    廖小萌不由好奇地低头,凑过去眯眼看他的手指捏着的无名指的指尖,圆圆的指头顶端带着润泽的粉,指甲终端的棱角,真的把指尖两侧的肉肉顶出了两个又小又深的像小米粒大小的窝窝。

    “指甲顶端的这两个小小的尖角,要记得常常磨圆润些。”小正太提醒她。

    廖小萌垂了头,他事无巨细地关心她到了如此的地步吗?

    那为什么还要带戴晓蕾过来?

    无论如何,她打定了主意,今晚她要睡在这客厅的沙发里,坚决地掐断他溜去戴晓蕾床上的机会。

    小正太想了一下,知道她这人一旦心有疑虑,就会由此产生无限的联想,为了不让她再胡思乱想地折磨自己,他想了想,起身走回房里。

    他记得给戴晓蕾买甜甜圈的时候,因为不知道她的口吻,买了一个柠檬味儿和一个巧克力味儿,这戴晓蕾还真的有些让人头痛,怎么他洗澡的一瞬间功夫,两个根本就不愿搭腔的女人,竟然就能分享食物?

    而一个甜甜圈还能用来当做道具,让这个傻女人心存芥蒂,当真是物尽所用。

    他手里拿了那个甜甜圈过来,一边走一边撕开外边包装的纸袋,满意地看到手中甜甜圈的内环边缘涂着黑褐色的巧克力。

    他笑笑地把甜甜圈递给她,挑了眉尖笑:“喏,你晚上睡得迟些就容易饿,这明明是你喜欢吃的巧克力的味道,哪里是柠檬味儿的?”

    廖小萌从鼻子里传出一声不屑的轻哼,撩起眼皮一看,真的是巧克力味儿的,她的眼睛瞬间就变得诧异莫名。

    “你不吃就算了,反正我也饿了,这么一个东西,给我填牙缝都不够。”小正太说着动作夸张地撕了一块往自己的嘴巴里塞,不出所料,廖小萌立刻就伸手过来抢。

    他举起胳膊引诱她站起来夺,然后顺势地把她拉过来,圈在怀里,一旋身坐在沙发上。

    双臂固定住她那抗拒力极低的象征性的挣扎,用手里撕下的那片面包片堵住她抗议的小嘴巴,廖小萌张大嘴巴咬住面包片,连带咬住他的指尖,终是舍不得下狠心咬下去,只能慢慢地用小舌头厮磨了几下,就放了他的手指,温顺地靠在他的怀里安静了。

    小正太贪恋地环着她,这份安心的感觉真的让他好渴望。

    为什么闹了别扭之后,连抱一下都这么的难。

    “小萌,你现在只需要吃着东西听我说话。”

    “抱歉,我和你说什么都白说,很多事情的决定权——不在我们。”

    小正太沉口气,但是并没有多少的沮丧,他很认真地说:

    “我知道你一直在生我的气,这段时间发生的一系列的事情,我都因为缺乏决断力而让你失去了安全感和信任,我不找借口为自己开脱,我只想问你一句,如果从现在开始再没有家庭的阻力,我也会改掉所有的不好,你诚实地告诉我,你心里,是不是还愿意和我生活在一起?”

    “你这样说我只能告诉你说,我不愿,你明明有能力制止这些事情往恶劣的情况发展,也有能力去化解那些来自家庭的阻力,为什么一直拖延着让我备受煎熬?

    爱你真的是一件——一件很让我觉得压力很大的一件事。”

    小正太苦笑,看着她歪在他的怀里发呆,他黯然地低下了头:“不再相信我了吗?”

    “不是不相信你,而是不信我自己——我不具备承受你家人责难的那种心理能力,爱情和婚姻真的不是一回事儿,所以,这样就好,我有了孩子,以后不至于孤独,就让我平静地度过这充满神奇感觉的孕育期好了,我不想有任何事情,来冲淡这份妈妈对孩子的祝福和喜悦。”

    廖小萌说着温柔地抚摸着自己的小腹,头一侧,斜了面孔看他。

    小正太鲜少看到她这样的神态,一时就有些痴了,她也曾这样温柔地凝望着自己,在他第一次见到她的时候,她就是这样的视角和神态。

    因为不愿承担那些附加在婚姻上的一切姻亲关系,她未来的生活——已经不愿给他留出位置了。

    两个人静默地这样坐着,过了一会儿,小正太说:

    “好,既然你这样说,我当然会尽力地让你清净;

    这里很危险,明天我想办法让你先离开,你就乖乖地配合,远离险地,这环境对孕妇来说,真的不是个养胎儿的地方;好,你去睡床吧,我睡这里。”

    廖小萌不动。

    小正太探头一看,她鼻息细细,眼睫低垂,竟然已经睡着了。

    他这样看着她,起身把她放回卧室里的床上,廖小萌吧唧吧唧嘴巴,蜷缩在床上,调整了舒服的睡姿,裹紧了被子,很快就又睡了。

    小正太贪恋地看着她熟悉的睡颜,他知道她的睡眠极浅,往常在他的怀里,也是他一动她就会睡不安稳。

    他躺在和她并排的另一张床上,一睁眼睛就能看到她;这样挺好,不用怕一动她就会醒过来,这种感觉很踏实很安心,虽然这份宁馨的时光十分的短暂。

    他难以合眼,靠着枕头躺了一会儿,看她似乎真的睡得沉了,才起身坐过去,坐在她的枕边看着她,眼神近乎贪婪。

    怎么他们就到了这样的地步呢?不是没有办法,而是真的期望这样的时间能再长一些,指尖拨开她的发丝,静静地看着她,只想就这样和她一直到天荒地老。

    ……

    第二天早上,刺眼的天光亮堂堂的,廖小萌醒来,茫然地看一眼旁边的那个床铺,整齐得没有一丝痕迹的模样,让她迷蒙中觉得昨晚躺在那里的男人是她那个美丽的梦境的一部分。

    忽然,想到了什么,她一激灵坐起来,透过敞开的房门看了一圈,客厅没有她担心的那个人的影子,她起身看,除了戴晓蕾在洗澡间洗漱之外,小正太不知道去了哪里。

    “宋明哲呢?”她急急地问。

    “不是在你的房里吗?”戴晓蕾上下打量着她邋遢无比的模样,真的看不出这个女人比自己强在了哪里。

    廖小萌的心头颤了颤,急急忙忙地换下拖鞋,直奔楼下:“宋明哲,你在哪?”

    沿着狭长的走廊,她跌跌撞撞地跑下去,一直下到一楼,跑到楼外边,这院落很大,她茫然四顾,不知道往哪个方向找。

    忽然看到那个看守过她的胖女人满脸惊讶地问:“你跑下来做什么!”说着向她走过来,她气喘吁吁地一把揪住胖女人的衣服,大声问:“宋明哲呢?杨莎莉呢?他们在哪里!”

    胖女人大惊小怪地瞟了她一眼,还以为发生了什么大事,竟然是要找那个漂亮的小男人,她抬手拽开了她的手,指着楼后不远处:“在楼后边的花园——宋先生没事——”

    廖小萌丢开她往楼后绕,一路上心头砰砰直跳。

    刚起来的时候,没有看到他,还以为他出了什么事情,一下子心情就低到了谷底,转过墙角,看到远处花圃间的凉亭下坐了两个人,她一步一步走过去,看着坐在一起喝茶的两个人,咽了一下自己干干嘶痒的喉咙,傻傻地看着,以为自己的眼睛花了。

    小正太看着她,头发散着,视线落到了她的脚上,竟然连鞋子都跑丢了一只,懒懒地侧头问:“你怎么了?慌张成这样的模样?”

    廖小萌一步一步地走过去,看清他完好无损的欠扁的笑模样,顿时松了口气,旋即又气得不得了:“她昨晚还拿着枪对着你,今天你居然有心情和她坐这里喝茶!你们到底搞什么鬼!”

    杨莎莉看她气急败坏的模样,笑笑地起身,拉开身边的椅子:“晨光正好,我们在谈条件,其实,大家也是利益相关的朋友,我也并不是时时刻刻都要拿着枪的,既然都要吃早餐,你也坐下来,大家一起商量。”

    第一五七章

    小正太不想廖小萌在场,这事儿不是她的脑袋能想明白的事情,当然也是不想她来添乱。

    只说:“你回房收拾一下,待会儿回去。”

    廖小萌翻了他一个白眼,大刺刺地坐在杨莎莉拉出来的位子上,一本正经地说:“我要吃早餐。”

    小正太无奈地看着她,把桌上的牛奶往她跟前递了一包,把合她口味的几盘糕点拿了放在她跟前。

    杨莎莉眯眼看着他这做的万分熟练自然的动作,还有他眼底眉梢那掩饰不住的温柔,忽然笑得意味莫名地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