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66书网 > 都市言情 > 初初 > 最新章节列表 分节阅读36

最新章节列表 分节阅读36

作品:初初 作者:墨旱莲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没有泳衣。

    没有泳衣,不仅仅因为她是只旱鸭子,更重要的原因是她不好意思穿——穿那么少在人前来回晃。倒不是对自己身材没自信,关键是她总觉得肉露得越多,越没安全感。

    想着头一次参加华奥集体活动,这不去那不去也不好。下班后张宜硬着头皮,走进市中心的一家商场,正赶上商场搞活动,全场2折起,还挺合适。

    乘电梯到5层,泳衣专柜拘在楼层一角,地方不大,花花绿绿挂个满当。买泳衣的人不多,见有人走过来,服务员赶忙迎上。

    “这是今年新款,卖得特好。现在搞活动,打完折也就400多。”

    听听,三块小布头,四根细绳子,也敢叫嚣打完折“才”400多。

    没必要买这么贵的,张宜想,不过就穿这一次,穿完就压箱子底了,花个400多,有点不值当。

    “你这打完折最便宜的多少钱?”

    服务员业务相当娴熟,转身就从货架上提起一件送到张宜跟前:“80,特价的,不参加活动,断码,最后一件,你这小身板,应该能穿。”

    张宜看了看服务员手里的“特价货”,因为实在便宜得多,还是决定咬牙试一试。

    钻进试衣间,左一层,右一层,脱个精光却不会穿。

    “用帮忙吗?”

    服务员见里面半天没动静,敲门对她喊了声。

    “不用。就好。”

    折腾得满头大汗,张宜总算用这件泳衣把该遮的地方都遮住了,大小倒是合适,无奈脱起来比穿上身更费劲,后来她干脆把泳衣穿在里面开始套外衣。

    “开票吧。”

    重新包裹个严实,她走出试衣间对服务员说。

    “衣服呢?穿着了?”

    “恩。”

    服务员看了看她,没吱声。卖了这么多年泳衣,买了泳衣直接穿着走的,还真不多见。

    就图它便宜了,张宜心想,反正裹着浴巾,泡水里后谁也看不见,露得少点就少点吧。

    第二天下午集团专门派车送张宜和百合去看年会场地,梁琳琳说因为路途较远,就不要来回折腾了,让她们晚上住那。

    汽车出市区一路往北开,下高速后拐上山,走得是上次去玉泉山庄的路。他在这一路上曾经对她说过的话有如魔障音,屏蔽了于百合在她身边的叽叽喳喳。

    “天气预报说今天晚上会下今年冬天的第一场雪,哇!我最喜欢下雪天泡温泉了!”

    “张宜姐?张宜姐?”

    “嗯?”

    汽车刚从隧道穿出来,张宜不明所以地看着于百合,年轻真好,岁月还没来得及在她脸上描画什么痕迹,那双明亮的大眼睛里,自然迸发出无尽的活力和朝气。

    不久以前,她也曾这样年轻过吧?

    “这样阴沉沉的天,一看就在憋着雪呢!”

    于百合打开的话匣子很难关上,张宜淡淡应着,眼看着司机开进了玉泉山庄。

    “到了。”

    司机小王回头对她们说。

    “你确定是这里?”

    于百合推门下车,张宜坐在车里没动身。玉泉山庄?据她了解这里好像从不承接企业的年会。是不是,搞错了?

    “确定。”

    小王说着指了指正从山庄大门走过来的两个人:“这不,迎咱们来了。”

    张宜没时间再怀疑,赶紧下车走向来人:“你好,我是华奥张宜。”

    “你好,许源,玉泉山庄接待部经理。欢迎你们。”

    说话的是个胖高个,中气十足,和张宜握上的手掌足有她两个大。

    “上面对这次接待十分重视,我们临时推掉了好几个政府部门的单子,就为了全力以赴配合你们办好年会。走,我先领你们看看场地吧。”

    “好。”

    看来确实没搞错。张宜和于百合跟在许源身后围着山庄转了一圈,又进主会场看了看,华奥年会的横幅早早挂好,各项准备工作均已就绪。

    “你们看看还有没有什么不当的,需要改动的地方。”

    “真是有劳许经理了,准备得如此充分,我觉得没什么要改的了。你看呢?百合?”

    张宜问一直跟在身后左顾右盼的百合,百合眨巴两下眼镜,吐出一句:“那个。。。。。。在哪泡温泉?”

    “温泉挨着滑雪场,在山庄外面,走过去大概20分钟,你们要不累得话我可以现在带你们过去。”

    “好!”

    “不用了。”

    于百合满脸期待,张宜躲之不及。

    许源不知听谁的,没往下接话。

    于百合瞄了张宜一眼,见她板着脸,态度甚是坚决,想她可能是累了,也没敢再坚持。

    “二位放心。每年政府机关都会在这办好几场年会,我们的接待和服务质量肯定没问题!”

    张宜对许源放出的豪言壮语一点也不怀疑,这里的办事效率和服务水准她是亲身体验过的,能放在这开年会,看来这次华奥不是托了关系就是没少花钱。“那好。谢谢许经理了。”

    “不客气。这是二位的房卡。您收好。凭房卡在二层用餐。没别的事我就先走了,有事打电话。”

    “好的。”

    张宜伸手接过房卡,送走许源后低头看了看,一张2201,一张2202。

    可以同时容纳上千人住宿的玉泉山庄,怎么会有这样惊人的巧合!

    给于百合2201,意味着她要和上次住相同的房间。

    给于百合2202,意味着她要住上次齐庸正住过的房间。

    无论她怎么说服自己那之后这两个房间不知道又住过了多少人,床单被罩不知道清洗消毒过了多少次,心里仍固执地犯着别扭,于是她干脆把两张房卡都递给了于百合:“要哪间?”

    “随便。”

    “没有随便,挑一个。”

    于百合看都没看房号,上手就抽走了一张,张宜垂眼看着自己手里剩下的那张——2201。

    推门进去,好像他的箱子还在那放着,屋里还是一阵阵皂角香。窗外黑漆漆的,曾经聒噪个不停的夏蝉早已销声匿迹。推开窗户,温热凉爽的山风变得冷冽刺骨,几朵绵白糖似的小雪粒随风钻进屋里,落在窗台上,瞬间化成泪滴般清澈的水珠。

    看来百合说要下雪是真的呢,落这一夜,明早窗外怕是要白透了吧。

    玉泉山雪后初霁,自古算得上燕京八景之一,据说最佳观赏位置不在山中,而是距离山峦几十公里外的银锭桥。站在桥上远眺过去,皑皑雪山似自天而降,恍若身临仙境。

    华奥上百号人一早编成车队向这仙境进发,激动亢奋之情溢满车厢内外。几乎所有人见面第一句都以感叹这天气开头:“下雪了!真好!”

    高涨的气氛如此延续了整整一天,演节目,做游戏,聚餐,滑雪。。。。。。张宜始终远远隔在人群的外围,面带微笑地看这些陌生的面孔闹着,笑着。傅军被哄得最厉害,在台上刚刚致完开场词便有人起哄让他表演节目,他倒是有备而来,中规中矩地唱了首周华健的《朋友》权当抛砖引玉,后面的节目自是一个比一个精彩。

    晚上的聚餐迟迟难散,酒一下肚话就多,满场的大圆桌,几乎每桌都有拉着别人不放手的,嘴里嘟嘟囔囔说着车轱辘话,也不管那人有没有兴趣听,是不是着急和其他人一样舒舒服服地泡温泉去。

    张宜怕有人喝多了找不到回去的路,一直守在餐厅门外,不一会手机响了,掏出一看,是ta:

    “你在哪呢?”

    “餐厅。”

    “等我一下,我马上过来。”

    “好。”

    ta是奉傅军之命来请张宜的。别人都在滑雪场边的温泉小镇里下饺子,独独要她把张宜领到后山汤泉的。

    ta一路闷闷地走在前面,偶尔会按照傅军交待好的回复张宜一两句。比如,张宜问,大家都在那呢?她回,是的。

    张宜跟着ta走进汤泉后发现几个池子里居然一个人也没有,又问ta,人呢?

    ta说,来的人不多,都在1呢,走,咱们先换衣服去。

    女盥洗室,张宜站在大柜子前费劲换完泳衣再出来,找了一圈没见到ta。想着大概自己换得太慢,人家早已经换完进去了,她紧了紧披在肩上的浴巾,循着指示牌在二楼的拐角处找到一扇硕大的木门,正中贴着金灿灿的1。

    敲了敲门,没动静。她拧了拧门把手,门是开着的。

    推门进去,幽暗的光线勾绘出满室奢华:纯白的裘衾铺地,紫檀包框的软榻,嵌金丝的水晶灯饰,羊脂籽玉镂雕的屏风。。。。。。

    张宜刚换的拖鞋在那白裘上踩过两脚,顿时印出两个深色鞋印。她轻抽一口气脱了鞋,光脚在这触感极佳的皮草地毯上走了几步,四下看了看,屋里没有人,绕到屏风后面,还是一个人也没有。

    走错了?她正狐疑着准备出去,突然听见有人开门,随后“啪”得一声,大门自里向外关上。张宜从屏风后面探出半个身子,正对上来

    41、41

    人的脸。

    她还算聪明,在与他对视了短短几秒钟之后,很快想明白了这一切从来都不是巧合——她为什么会被华奥看中,华奥为什么会在玉泉山庄开年会,年会期间她为什么会住2201,她又为何会与他在此时此地相遇。

    齐庸正,你这是要做什么?

    作者有话要说:绕了这一大篇,庸正这毛小子是要做什么???!!!

    42

    42、42

    做什么?他不过是再三请教妇产科顶尖专家算好日子,打算让他养了好久的小蝌蚪今晚可以顺利地找到妈妈。

    如果那次她说自己大姨妈来了肚子疼没在撒谎的话。

    办年会?

    华奥哪年的年会不是忙到年根底下才抽得出空来办。要不是念着齐庸正愿意提供玉泉山庄这块风水宝地供他们蹂躏,又破天荒地报了个白菜价,傅军哪舍得在这正忙的时候给员工放上两天大假跑出来开年会?

    黄盖和曹操,皆是愿打愿挨。

    张宜眼见着他走过来,先下意识地后退了两步,想想不对,蹭得一个箭步从他身侧冲到门边,

    使劲拧了两下门把手,锁着。

    瞪着惊恐的眼,“你想干什么”的“你”字还没发出声,她已经被他扑倒在地,以强~暴之势裹挟着。她身上的浴巾早被他扯到身后,露出那件只为了凸显女性曲线而完全忽略穿着舒适感的泳衣——前面看为极暴露的三点式,后面密密麻麻连着一根又一根细带,妖冶的三点玫红缀在纯白色的大裘上,瞬间又向他灼野的眼里加了一把烈火。

    她在他身下剧烈地扭打着,拼命反抗着,嘶哑地叫喊着,他视若无睹,一手攥住她不住挥舞的纤细手腕,一手麻利地解着她泳衣上的细带,很快,白裘上再看不见玫红,只剩似雪凝脂。

    他蹙眉,不满地看了眼她空空的手腕,他送她的菩提子已不知什么时候被她摘下。他的心口像被刀尖无情地刺挑了一下,整个人飞快俯身盖住她冰冷的身躯,用力吻下。

    她的头执拗地来回摆动,嘴唇牙关咬得紧紧抵御他的唇舌,他越挫越勇,伸手捏住她瘦削的小下巴,强行固定后撬开她的唇齿,长驱直入。

    “咝。。。。。。”

    张宜照着他探进她口里大半的舌用力咬下,锋利的齿尖无情地在他湿濡的舌上划出一道裂口。鲜血带着甜腥,很快融进彼此的唾液,染红她毫无血色的唇瓣。

    作为反击,他毫不客气地进入她的身体,深深撞上她的子~宫。

    咬牙。她把牙关咬碎了不让自己发出丁点声音,虽然那惨绝人寰的疼痛感几欲令她昏厥。

    眼泪不受控制,却真实地反应着她的身心正在经历的剧痛。他看着她痛苦绝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