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66书网 > 都市言情 > 【喂,痞子】别太坏! > 最新章节列表 分节阅读190

最新章节列表 分节阅读190

作品:【喂,痞子】别太坏! 作者:灵猫香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明显的,还是当作玩笑!

    白圣浩揉着温凉滑溜溜的脸蛋,俯过去脸,一边呗地响亮而热烈地亲了一下,然后去吻她的鼻尖,然后向下滑,正要侵占她颖红的唇瓣时,温凉悲摧地说,“仨月了。想流掉来着,胆小没有流成,你表弟游飞宇也知道这件事。”

    ⊙_⊙

    白圣浩那才正视这个怀孕的问题,一点点僵硬了脊背,支起身子,眯紧了眸子,迟疑地审视着女人,“你是说……你真的怀孕了?”

    温凉点头快速。

    “三个月了?”白圣浩去看她的肚子。

    目光怪怪的。阴沉不定。

    白圣浩那表情,让温凉的心,一下子沉到了谷底。

    他不高兴。

    他没有应该的高兴,他是锁着眉头的。

    他根本就不想要孩子!

    温凉微微叹息,垂下眸子,“嗯,三个多月了。”

    白圣浩狠狠地吸了一口气,拍着手心,在卧房里来回地踱步。

    温凉拢了拢头发,七上八下的心,坐在床沿,看着白圣浩踱步的背影,无奈地嘀咕,“这个孩子是你的……”

    白圣浩哭笑不得,堵回去,“这不是废话吗?你想要怀上别的男人的孩子,也没有那个机会啊!”

    “为什么?”姓白的家伙,说话就是臭大牌。

    不知道某位凉凉同学打小就有一种叛逆心吗?

    “我对于自己的东西,向来有洁癖,只能自己一个人用。而且,我看你看得紧着呢!”

    温凉明白的点点头,却又迟钝地蹙眉,“咦?我是人,又不是东西。”说完这句话,温凉马上捂住嘴巴。靠了,自己真是够猪头,怎么能够骂自己不是东西?

    如果是平时,温凉说完这样糗的不经大脑的缺氧的话,白圣浩一准会笑得开心。

    可是现在此刻,他一脸犹豫和两难,又继续在屋里踱起步来。

    温凉的心,拔凉拔凉的啊。

    咬咬嘴唇,狠心说出要面子的话,“这个孩子是我的,也是你的。我告诉你这个孩子的事情,我并不是想要粘住你什么,只是让你知道有这个孩子的存在,你不想要孩子,那么我就去流产。马上就去流!”

    邦!!

    白圣浩的手,给了温凉脑壳一个大大的核桃,轻轻斥责,“又胡讲什么呢?再提一次流产就打屁股!”

    温凉撇嘴,眼睛里都含了泪,颤巍巍地说,“你看你呀,这副阴沉沉的表情……我还以为你会有那么一点点惊喜,却不料……”

    “唉……”轮到白圣浩长叹起来,揉着温凉的脸蛋,搂紧了她,和她一起挨着床坐着,笑容一点点绽放出来,连眼底都是笑意淙淙,一直笑到眼窝。

    “哈哈哈,傻丫头,我这不是逗你玩呢吗?我倒要看看,我家丫头是不是乐意给我生小宝宝啊。一试,嘿嘿,别看我家妮妮年龄小,名气大,还是非常想要给我白圣浩造个小人的,哈哈。”

    温凉脸黑了黑。都什么时候了,这个家伙还在试探她。

    温凉很有骨气地抬起下巴,“哼,你试探好了,是吧,该我不愿意了,我明天就去流了他!”

    白圣浩微微蹙眉,真挚地说,“凉凉啊,其实我特别担心你,你才十九岁,在我眼里你还是个孩子,我不知道你的身体能不能吃得消,还有一点,你的事业该怎么办,你的歌唱事业刚刚步入正轨,已经算是小有名气了,现在正是你趁热打铁一鼓作气成为知名歌手的大好时机,我就怕你一生孩子,就耽误了自己的前途……”

    ⊙_⊙

    他竟然会想得这么仔细,想到了自己这么多方面。

    白圣浩轻轻亲了亲她的嘴唇,一股股迷人的清香随即而来,令温凉懵懵的。

    “在我单方面来说,我再高兴没有了,让自己深爱的女人怀上自己的种子,呵呵,那是多么大的喜悦和自豪啊。知道我为什么一直没有对你采取避孕手段吗?”

    温凉傻愣愣地摇摇头。

    “呵呵,傻丫头,那不就是男人一种耍赖的手段吗?原来我不知道你会不会爱上我,所以暗地里祈祷,最好让你怀了孕,生下个一男半女,不就是套牢你了吗?”

    温凉恍然大悟,一边红着脸,一边去扭他,“哎呀,你原来这么阴暗啊,你真是坏极了!”

    白圣浩才不怕女人的打掐,等到温凉发泄够了,他才说,“凉凉,这个孩子要不要,我都听你的,我尊重你的意见。不管怎么样,我希望你快乐。你快乐,我就幸福。你幸福,我就快乐。”

    温凉去挠白圣浩的痒痒,取笑他,“哟呵,这一听说有了后代了,马上都会作诗了,白老大,你也会说这种酸死人的话了?羞羞羞……”

    两个人亲密的闹在一起。

    白圣浩没有告诉温凉,他其实是非常担心他爷爷的。

    如果老爷子知道了孩子的事,不知道会怎么样。

    想到倔到家老爷子,白圣浩眉宇间淡淡的忧虑……堪忧啊……

    第8卷 孩子保得住吗2

    孩子保得住吗22036字

    明枪易躲暗箭难防。

    这是白圣浩最深刻的体会。

    从他掌控三井会社到现在,经历了多少大风大浪,生死危机。可是都没有现在紧张。

    是那种刻骨的揪心。

    他揉着女人的头发轻笑着,搂着她听着她娇滴滴的抱怨,直到她睡着。

    他面对黑暗时,才冷峻了一张脸。

    拿起手机,给洛元拨过去,“洛元,现在最重要的就是保护温凉的安全,对于她身边的人都要进行严密的防范,另外,派多点人手,随时注意老爷子那边的动静,还有就是廉成,他虽然现在去了国外,不过也要小心他的爪牙。”

    突突的,急速地说完这一大堆,那边洛元都懵懵的。

    “老大,发生什么事了?”跟了老大这么久了,这是第一次看到老大如此紧张,仿佛每一个毛孔都处于临界状态。

    呼呼……白圣浩吐了几口气,面对着北京寒冬那清冷的空气,突然嗤的笑了一声,那才说,“洛元……是不是该恭喜我……”

    “……老大……”洛元一头雾水,点了点手里的香烟,皱着眉头。

    老大在楼上,洛元在楼下,两个人却要这样通电话联系。

    “我要当爸爸了……呵呵,我的二世要来了……呵呵,我的凉凉怀孕了……我要当爸爸了……”这份天大的惊喜,白圣浩只在面对生死与共的洛元时,才显露无遗。

    “啊啊啊?”⊙o⊙洛元手里的香烟都惊得掉在了地上,他搓圆嘴巴,大惊,“不是已经流掉了吗?怎么还有?”

    “……”白圣浩那边肃然寂静。

    只能听到白圣浩时起时伏的呼吸声。

    ⊙o⊙糟糕!洛元狠狠敲了自己脑袋几下。

    自己太糊涂了,怎么不小心就说漏了嘴?

    果然,一阵沉默过后,白圣浩阴鸷的声音从电话里传出,“你……早就知道凉凉怀孕的事?”

    低低的,凉飕飕的声音。

    洛元撇嘴,“老大啊,你听我说啊,我是早就知道了,不过那时候你和大嫂正闹着别扭呢,我怕……”

    “不管怎么样,你不能隐瞒我!洛元,你小子等着吧,敢隐瞒我,我总要给你算账的!臭小子!”白圣浩骤然发怒,提高了声音,吼完又缩缩脖子,去看有没有吵醒屋里的女人。

    然后压低声音,咬牙切齿地发狠,“洛元!本来我还想奖给你带薪假期半年,然后安排给你夏威夷别墅一套,目前看,都不需要了。你差点点让我错过我的孩子!”

    “呜呜呜,老大,我也是为你好嘛,咱家老爷子根本不会让千易夫人的女儿生下姓白的一男半女的!你想过了没有?”

    白圣浩陷入了沉思。他当然想到了。

    他当然明白,千易夫人对于老爷子来说代表什么,那代表着耻辱,代表着背叛,代表着毁灭性的打击。

    半晌,白圣浩才闭上眼睛,深呼吸,坚定地说,“我绝不允许任何人伤害我的女人和我的孩子!决不允许!”

    洛元猛一哆嗦,“是,明白了。”

    廉成被三井会社逼到了绝路。国内的生意基本上都被白圣浩封杀了,没有了生机。无奈,廉成只好回到了国外,去了他的非洲的老本营。

    三个衣不蔽体的混血美女跪在廉成身边,一边用温泉水一勺勺的往廉成身上浇水,一边和着精油,在廉成健硕的身躯上揉着,搓着。

    廉成那肌肉,亮锃锃的,很舒服的躺在温泉里。

    “老大,我们在国内的所有产业,在昨天算是都报废了,您看……我们以后是不是就在非洲扎根了……”

    非洲虽然落后,但是很多地下能源还是很值钱的,鬼蟒就是垄断了那些地下能源才得以如此富足。

    廉成一直闭着眼睛,慢慢地享受着几个女人的撩拨,听到身后手下的话,缓缓睁开眸子,淡红色的刘海扬了扬,“怎么可能?我这次去国内发展,就是为了报复白圣浩,可是却不料没有成功……我不会那么容易放弃的……”

    “可是老大,我们现在几乎没有跻身国内的资本了……”

    “哼!就是不回国,在非洲扎根,我也不能让姓白的好过了!”廉成看着自己下身,他的宝贝正在一个混血美女的手心里把玩着,她很有这方面的经验,手法很好,可是……弄了这么久了,廉成的老二依旧是蔫蔫不举。

    “妈的!滚!没用的东西!”廉成心头一震沮丧和懊恼,大吼一声,过去一脚,把三个女人轰走了。

    “这都是姓白的害得我!我要报仇!我要报仇!”廉成气愤地拍打着水花,“既然我不能得到温凉的心,不能让她爱上我,那么我就只能用强硬的手段了!去,安排一下,设计好,不管用什么法子,我都要把温凉捏在我手心里,我要让温凉每晚在我的床上呻吟,我要让姓白的气得吐血!”

    “是,老大!”

    在廉成嗜血的眸子里,闪过一丝丝犀利和狠毒。

    “为什么,为什么,这到底是为什么?谁来告诉我,为什么这么好的机会就这样放过?”少妇组长神经质地晃着头,冲进了休息室。

    温凉摆弄着手机,而兰奇则在对着镜子反复弄着他的眉毛。

    “怎么了啊组长?是不是经期不调了?还是肾虚不和?”有个职员跟少妇组长开着玩笑。

    少妇组长看着温凉哀叹,“对不起,凉凉,我对不起你,是我无能,才让你错失良机。凉凉亲爱的,你在电视台的新年劲舞变成了……只唱歌,舞蹈权给了奇奇……”

    大家有的喜,有的惊,娱乐界就是这样,都喜欢看别人遭难,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