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66书网 > 都市言情 > 淑女爱恶龙 > 最新章节列表 分节阅读10

最新章节列表 分节阅读10

作品:淑女爱恶龙 作者:千颜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来招呼。

    “我没事,谢谢。”夏凝露摇摇头,一秒都待不下去,拔腿便往回走。

    身后仍传来如雷的叫声和喝采声,她深爱的男人在大庭广众之下与别人热吻,她却只能落荒而逃,再没有什么能比现在这一刻更让她觉得悲惨了……

    强忍住泫然欲哭的冲动,夏凝露捂住嘴,冲出酒吧门外。

    浑身虚软地倚在酒吧外的墙上好一会儿,新鲜的空气让她有种得救的感觉,但是胸口和额际仍传来强烈的刺痛感,就像被利箭射中一般,几乎连呼吸都挟带着痛楚,让她觉得自己的世界马上就要倾塌。

    夜色已经很深,街上行人寥寥,路灯昏黄,飞逝而过的汽车偶尔投来一束闪光,随即消失。

    夏凝露深吸一口气,努力地挪动脚步,怎知才一抬头,就看到一个不应该出现在这里的男人。

    “维文?!你怎么会在这里?”夏凝露浑身一震,没想到竟然会在这里见到他。

    他的脸色看起来不太好……不,岂止不太好,简直就是脸色铁青,一扫平时温文有礼的绅士模样,死死地盯着她,似乎要将她烧穿两个洞。

    “凝露,我不是故意跟踪你,我之所以追着你来,原来只是想请你再给我一次机会,但我没想到,会迫你到seven!”

    任维文当然知道seven酒吧是谁的,想到她刚才提出的分手,再想到她急匆匆、不顾—切地冲到酒吧,还有当她看到任天成和陌生女子热吻时,瞬间如死人般苍白的脸色……

    这一切看在任维文眼里,答案已是昭然若揭。

    “难道……你爱上了……”“你猜的没错,我是爱上了一个人,他就是任天成。”夏凝露凄然苦笑。

    “为什么?”任维文踉跄地后退一步。虽然早已猜到她的答案,但是经由她亲口确认所带来的打击,仍是令他难以承受。“为什么你会爱上任天成?”任维文忍不住逼近她一步,“凝露,你和他到底什么时候开始的?到了哪种程度?你喜欢上什么人不好,为什么偏偏要喜欢任天成?!”

    连珠炮似的发问,又快又急,说到激动处,任维文一把抓住夏凝露的手,力道之重,让她不禁轻呼出声。

    “维文,你弄痛我了。”

    “为什么?”任维文喃喃问道,对她的呼痛声置若罔闻,满脸都是难以置信的震惊之色。“你爱上任何人我都不会管,但为什么偏偏是任天成?你明明知道,他是有名的浪子,孤傲不羁,绝对不会为任何一个女人停留,他对你根本只是玩玩而已!凝露,你这么聪明,为什么会喜欢上这种和你完全不同世界的人?我到底有哪一点比不上任天成?我不甘心!”

    “维文,放开我……”

    被他死死地揪住,吃痛之下,夏凝露的眼眸已经浮上一层薄雾。

    从未被人如此粗暴的对待过,也从未见过仿佛大变身般的任维文,她不禁又惊又怕。

    “你为什么这么反对他?不管怎么说,他都是你大哥,你们是同父异母的兄弟啊!”夏凝露忍着痛,整眉细细地打量他,发觉自己从未真正了解过任维文。

    她看到的他,一向都是彬彬有礼、充满绅士风度,谁会想到他也有如此粗鲁的一面,一遇到有关任天成的事,便暴跳如雷。

    “哼,虽然我叫他大哥,但是心里从来没有把他当成大哥看待,因为他不配!从小他就对我和母亲充满敌意,认定我妈妈是拆散他家庭拥第三者,他一直恨我们入骨,处处阂作对,一直欺负我不说,还总是出手抢我的女朋友,把她们抢到手之后,再带到我面前耀武扬威。凝露,你以为他主动接近你,是因为真的喜欢你吗?其实这只是历史重演而已,他只是利用你来报复我、报复我妈妈、报复我们一家!”

    夏凝露完全呆住了。

    他说的每个字,都像一块块巨石轰然砸下,重重压着她的心头。

    本来就对任天成的感情充满不确定,现在被任维文一语道破,夏凝露更是感到无比的绝望。

    这段一开始就摇摇欲坠的感情,现在更是脆弱到一触即碎的地步。

    虽然理智拼命地告诉她:要她别听信任维文的一面之词,但是内心深处却有一个愈来愈大的声音叫嚣着——

    他说得没错!事实就是如此!

    “凝露,难道你还不明白,你被他利用了,你只是他的一个工具而已她根本不爱你,他只是在玩弄你!”仿佛还嫌说得不够狠似的,任维文又对她加上一次重击。

    “不要再说了,我不要听!”夏凝露近乎崩溃地捂住耳朵,拼命地摇着头,想把这些让她痛苦不已的话悉数甩出脑海。

    “凝露……

    见她这么脆弱,任维文趁机上前,把毫无防备的她搂到自己怀中,轻轻拍着她的背。

    “凝露,别难过,你身边还有我。记住,不管发生什么事,我都会在你身边,我才是那个会一直陪伴你的人,而不是任天成。”

    夏凝露抬起头,美丽的脸上已经布满泪痕。

    “跟我回去吧,忘了任天成,只要你答应从此再也不提任何一个跟他有关的字,我愿意和你重新开始。”任维文一瞬也不瞬地盯着她,希望从她口中听到答应和任天成决裂的承诺。

    此时此刻,他再也无法伪装下去了!

    他痛恨任天成,虽然任天成是他同父异母的兄长,身上流着一半和他相同的血液,但他还是恨他,恨不得他去死!

    从小任天成就比他优秀、比他能干、比他出色,只要有任天成在场,众人瞩目的对象永远是他,而他只能一直生活在任天成的阴影下,就连他那些女朋友,也是一见到任天成就纷纷移情别恋,主动投怀送抱,让他一再品尝失恋的苦涩。

    他真的十分痛恨这个以“大哥’为名,又拽又臭脾气、眼睛长在脑门上的家伙。好不容易等到任天成十八岁那年,决定搬出任家独立,气坏了老头子,但是对他来说却是喜事一桩。

    他终于摆脱这个—直笼罩在自己头上的阴影,终于可以让别人正眼看他,终于成为众人瞩目的焦点!渐渐的,随着任天成音讯全无,别人提起这个名字的时候愈来愈少,相反的,提及他的时候愈来愈多。

    最近,屡屡对任天成失望的父亲更决定把公司的重担交给他。

    正当他以为一切都走上正轨、愈来愈好的时候,没想到,任天成居然又半路杀了出来!

    更过分的是,这次任天成抢走的不是别人,而是他誓言要共度今生的女子——夏凝露。

    她不但美丽温柔、气质出众,和她结婚之后,她颇有名望的家族和财力雄厚的公司绝对会成为他最强而有力的后盾。

    一条通往成功的阳光大道明明已经铺在他面前,却因为任天成的出现瞬间倾塌!

    新仇旧恨一并涌上心头,任维文再也难以维持平时温文有礼的形象,如果此刻任天成在他面前的话,他发誓会狠狠给他一拳!

    “凝露,我会好好爱你、照顾你,让你成为这世上最幸福的女子,回到我身边吧。”

    虽然嘴上说着爱情的誓言,但是气红了眼的任维文却已经分不清,他是真的因为爱她而说这些话,还是纯粹为了把她从任天成怀里抢回来。

    “凝露,答应我吧。”

    一颗心剧烈地狂跳着,任维文屏息等待她的回答。他不会输的,绝对不会又一次输给任天成!

    夏凝露的脸上有着深深的哀愁,但眼底却有一抹谁都无法阻止的坚定,让她看起来既坚强又脆弱。

    “对不起。”

    苍白的微微开启,她吐出了任维文最不愿意听到的三个字。

    “感情不能勉强,如果这个时候我再答应和你在一起,不仅是对你的欺骗,更是对我自己的不诚实。”

    任维文后退一步,沉重的打击让他一时说不出话来。

    他输了,还是输给自己生平最大的竞争对手……

    内心席卷而过的狂潮,让他愤怒得丧失了理智,不肯接受现实。

    “你在撒谎对不对?凝露,你明明是喜欢我的,我能感觉得出来!你只是一时被任天成迷惑而已,还是回到我身边吧,我们马上结婚,马上就去度蜜月!”

    说到激动处,任维文忍不住将她压在酒吧外的墙上,逼近她的脸。

    “维文……”

    他炽热的气息喷到她的脸上,夏凝露有些害怕地看着反常的男人,不明白他到底想做什么。

    “凝露,你知道我喜欢你,我说什么都不会放弃的!”任维文咬着牙,一个字一个字地从齿缝进出。

    他按住夏凝露,想要强吻她的唇,以为自己能用力气逼她就范。

    “你做什么!放开我,维文,你醒一醒……”夏凝露拼命地挣扎,不让他的唇碰到自己。

    “不要躲开我!”她的反抗就像火上浇油,让任维文更加愤怒。

    他仗着自己强壮的臂力,把娇弱的她牢牢固定住,俯身逼近她的红唇。

    眼看他的脸孔在眼前扩大,夏凝露绝望地闭上眼睛……

    “放开她!”突然,一声怒吼传来,压在她身上的重量被人猛地扯开。夏凝露缓缓睁开眼,就看到一脸酷冷的任天成握紧拳头,毫不客气地给了任维文一记右勾拳。任维文闷哼一声,被他打得撞在墙上。

    “天成……”看到他出现,夏凝露的心既绝望又渴求,既痛苦又甜任天成冷冷瞪着任维文,冷厉的目光仿佛可以将他撕裂。“别碰她,她是我的!”“你的?哈哈……”抹了抹唇边的血迹,任维文的目光充满不甘心,“她明明是我的女朋友,把她还给我!”“感情不是商品,不是先到的人先有。任维文,你回家去吧,这里不是你该来的地方。”

    任天成冷冷地看着他,竭力忍耐怒火,若是换成别人对夏凝露做出这种事,哪里还可能完整无缺地站在这里对他废话!

    “感情?”任维文突然狂笑起来,“你对她说感情?你明明只是玩弄凝露而已,哪来的感情?你敢说你不是利用她来报复我,报复当年因为我妈介入你父母之间才害他们婚姻破裂的仇恨?!”

    “我和她的事,不需要向你解释。”

    任天成看着他,眸色森冷,面似寒霜。“至于报复……”他冷笑一声,“你显然高估了自己。过去的事,我已经不想再追究,搬出任家,也只是想把不开心的过去都忘掉。除了这个姓氏外,我已经和任家没有任何关系,你大可不必以小心之心,度君子之腹,你们任家还没有重要到让我不择手段来报复一个不相干的女人。”

    他说的……是真的吗?

    夏凝露泪眼蒙胧地看着他。从第一次相逢到数度肉体交缠,她眼中看到的他,从来都是冷冷的、淡淡的、不为任何事情所动,让她不只一次怀疑自己在他心中的地位。

    加上刚才任维文说他是存心报复的一番话,更带给她重大的打击屈此,现在听到任天成这么说,虽然他的语调仍是一贯的平淡,却让她忍不住泪盈于睫,悲喜交加。

    “我小人之心?如果你真的爱她,又怎么会在大庭广众之下和别的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