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66书网 > 都市言情 > 淑女爱恶龙 > 最新章节列表 分节阅读5

最新章节列表 分节阅读5

作品:淑女爱恶龙 作者:千颜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任天成面无表情,口气十分生硬。“如果你够聪明的话,就嫁给任维文,他肯定会对你呵护体贴,让你一辈子快乐幸福。”

    这句话,就像利箭破空而来,彻底射穿了夏凝露的心。

    “既然这样……你……你又为什么来招惹我?又为什么吻我?难道就只是为了向任维文示威?”夏凝露颤声询问眼前的男人,心痛难抑,从来不肯示弱的她,眼角也不禁渗出晶莹的泪。

    生平第一次,喜欢一个人喜欢到心痛的地步,但这个男人却只想把她往别人的怀里推!

    “你走,我再也不想见到你!”

    无法忍受再和他共处一室,仿佛再多留一秒钟她就会窒息而死,夏凝露难忍痛楚地掉头奔向卧室。

    “凝露!”任天成再怎么铁石心肠,也无法放任她这么伤心地离开,他反射性地一把揪住她的手腕。

    肌肤相亲,两人心头都是一震。

    她微凉的手腕熨贴着他滚烫的掌心,一半是海水,一半是火焰,内心的悸动和痛楚就像狂潮汹汹来袭,无法抑止。“你喜欢我吗?”夏凝露看着他,眼角犹有泪痕。“我……并不讨厌你。”任天成从不曾感觉到,有任何一句话会比这句更让他难以启齿。

    揪紧的心脏,就像是守在临终的母亲病榻前一样,害怕失去的巨大恐惧感让他微微颤抖。

    因为他知道,他现在说的每一句话,都有可能让他就此失去夏凝露,尽管他俩从未开始过。感情就是这么脆弱,只要他下定决心斩断情丝,眼前这美丽的凝露玫瑰,应该会就此消失在他生命中吧!这不正是他想要的结局吗?为什么此刻他的胸口却如此疼痛、如此不舍?“仅仅是不讨厌而已?”夏凝露已是泪盈于睫,她咬紧下唇,用力得连都咬破了,传来淡淡的血腥味。

    从任天成所在的角度,正好看到她侧面脸颊滚落的串串泪珠,那么快、那么急,一串接一串,像晶莹的珍珠般急急坠落,一滴滴渗入地毯……

    “你在哭?”任天成忍不住伸出手扳过她的睑,天知道他有多么不愿意见她哭泣。

    “才没有,只是……只是灰尘进了眼睛里……”夏凝露还在逞强,但止不住的眼泪却拆穿了她的伪装。

    “别哭了……”任天成心疼地为她抹去泪水,透明的泪珠沾在他指尖,几乎烫伤了他的手。

    这个小女人怎么会有这么多眼泪可流?

    她是用水做的吗?

    看着她的眼泪愈抹愈多,不但没有止住的迹象,反而变得越发无声而汹涌,他不禁有些慌了。

    真伤脑筋,要怎么做才能止住她的泪水呢?

    挣扎了好一会儿,任天成终于低下头,温柔地、轻缓地、像呵护一件珍宝似地,含住了她犹自沾着泪滴的粉唇。

    不同于以往的粗暴,这次他温柔至极地分开她的,轻柔地挑逗她小小的舌尖,缓缓着、啜舔着,一点一点吞下她香甜的,同时,也将自己无声的歉意传递给她……

    他一边吻,右掌一边在她的背部上下游移,轻轻地抚慰着她,让她敏感的身子微微发颤,还开始感觉到热。

    温柔的吻,像蕴藏已久的佳酿散发出醇香的气息,使得沉浸于其中的两人都心醉神迷。

    任天成气息不稳地看着怀中的佳人。

    她满脸羞红地垂着头,不同于平时的沉静端庄,清丽的脸庞充满无助娇弱之色。

    那双美丽的眸子还红红的,偶尔抬起看他时,眼神既幽怨又带着一丝娇嗔,波光流转间,真让人如醉如狂。

    这样清纯又的她,美丽得令世上任何一个男人都无法拒绝,任天成当然也不例外。

    “该死!我现在就想要你!”

    浑身情热如沸,任天成一把抱紧怀中的女子,右掌按着她紧翘的部,让她感觉自己胯下如火的欲望。

    小腹处传来硬硬的触感,夏凝露大吃一惊,意识到那是什么后,一张小脸更是羞得通红。

    “你……”从未如此赤裸裸地、直接地感觉到男人的欲望,夏凝露一时之间芳心大乱。“凝露,除非你现在一巴掌把我打醒,否则,我不能保证下一秒会发生什么事。”任天成的声音沙哑极了,透出浓浓的情欲气息。“我才不会乱打人……”夏凝露咬着下唇,轻声开口。

    “喔?当初一见面就给我一巴掌的人不知道是谁?”任天成低低笑道,磁性的声音在她的耳膜微微震颤。

    “那是因为你太过分了,第一次见面就强吻我!”夏凝露又羞又嗔,狠狠地瞪他一眼。

    这一眼,在任天成看来,可真是百媚横生。

    “我就是这么恶劣的男人,你又不是不知道。”他一把搂住夏凝露纤细的腰肢,让她整个人紧贴在他赤裸的胸膛上。

    俊美深刻的五官显得浪荡不羁,略显凌乱的黑发随意塞在耳后,自他身上散发出的浓烈男性气息,令四周的空气渐渐染上危险。

    “凝露……其实我一直想要这么做……”随着低低的呢喃声,任天成的嘴唇紧紧贴住她光滑修长的颈子,敏感的雪肤能感受到他每一次呼吸的热度。“我想抱你、吻你、你……甚至做更多过分的事……”

    与此同时,他手上的动作越发张狂,粗厚的大掌开始在她周身游走。

    “任天成……”夏凝露倒抽一口凉气,想推开那双让她芳心大乱的粗糙手掌,却虚软得使不上力气。

    微微战栗的粉拳,欲拒还迎地抵在他赤裸的胸前,这矛盾的姿态只是更加刺激男人的兽性。

    “不要拒绝我!”任天成低喊,炽热的气息一波波喷到她的粉颊上,让夏凝露推拒的力气愈来愈小。

    他收紧了双臂,将她整个人牢牢地锁在自己胸前,让她再也无法逃去任何地方。

    “嗯……天成……”

    她柔软丰盈的胸脯紧紧贴在他的胸膛上,隔着一层薄薄的衣衫,两人都能清楚感受到对方的心跳和呼吸的脉动。

    “不……不要……”

    夏凝露顿时有点喘不过气来,只觉得心里混乱极了,接下来即将发生的事,让她既害怕又有一丝隐隐的期待。

    她并非懵懂无知的小女生,但是对于男女情欲这方面,却纯粹得近乎一张白纸。

    对于那种能让人丧失理智、完全失去控制的冲动和激情,她在内一心深处有着本能的排斥。

    此刻,其实她的脑中早已警铃大作,这个男人对她的吸引力实在太强烈、太让她失控了,再往前一步也许就是滔天大火.只要她陷入其中,恐怕会从此万劫不复!

    可是……

    可是面对男人那双锐利而抑郁的双眸,她却不知不觉地挪动脚步,像着了魔一样,即使明知会被灼伤,明知到头来也许只换得伤痕累累,她也无法掉头而去。

    毕竟,刚才他眼眸中的不舍,和那个温柔得几乎可以融化她的吻,应该不是她的错觉吧!

    她不相信这份温柔也是任天成对她的戏弄,她愿意赌一把,看看自己在这个男人心里到底有多少分量!

    如果爱上这个危险又恶劣的男人,是上苍安排给她的命运,那么不管这条路有多艰难、多痛苦,她也决定就这样义无反顾地走下去!

    夏凝露就是这样的个注,虽然平时温婉沉静,可是一旦认定了某件事,就没有任何人可以劝服她。

    幽幽叹息一声,夏凝露闭上眼睛,放弃所有反抗,也放弃思葵和她之间悬而未决的问题,双手轻轻抚上他的肩头,柔顺地投入他宽阔而炽热的怀抱中……

    第五章

    “凝露…”

    箍在她背后的铁臂愈收愈紧,似乎想把她融入他的身子里,夏凝露有点喘不过气来。

    长这么大,她还没跟异性这么接近过,心里忐忑又羞涩,脸红得都快滴出血来。

    任天成察觉怀中的佳人吐气如兰、娇靥若霞,从她发际传来一股淡雅的芳香,沁人心脾,而他胸前抵着她绵软的椒乳,隔着一层薄薄的衣衫,仍能感觉到那微微颤动的两点凸起……

    任天成不禁热血上涌,一弯腰便将她打横抱起,朝卧室的方向走去。

    “天成,你要去哪里?”夏凝露惊呼出声。

    “别怕,我不会伤害你的。”

    当任天成把她放到柔软的大床上,带着热烈的眼神压上她时,夏凝露羞红了脸,紧紧闭上水眸,不敢看他。

    “天成……我们……我们不应该这样……”

    “我们不应该做的事情太多了,现在才想逃已经太迟了。凝露,我给过你机会的。”任天成—边回答,一边深深吮吻她的颈子,在上面制造出一个又一个吻痕。

    他想要她,一刻也等不下去了!

    雨点般的吻不断落下,洒向她清丽的芙颊,迷蒙的星眸,以及柔软得几乎一触即化的粉唇……

    “嗯……晤……”夏凝露不断地左右晃动头部,想逃开他灼人的热吻,却总是一再地被他捕捉到。

    漆黑的如云秀发在床单上披散开来,有几丝落在欺霜赛雪的娇嫩脸颊上,勾勒出几分妖艳之色,粉嫩柔软的微微开启,无意识地泄漏出声声。

    那妩媚娇艳的模样,足以让世上任何一个男人疯狂地渴望,当然也包括任天成。几乎是微带恼恨的,他一口咬住了她的粉颈。

    “啊……好痛……”夏凝露蓦地仰起优美的玉颈,他突如其来的啃噬令颈部传来微微刺痛,但那刺痛竟又带着一丝说不出的快感!

    她这么一挺身,正好让恣意怒放的轻轻摩擦过他硬实的胸膛。

    任天成经不起这番迷人的诱惑,大掌隔着薄薄的衣衫一把攫住她绵软的椒乳。

    “啊啊……不要……不要碰那里……”夏凝露尖叫着,脸上又增添几分羞色,看起来美不胜收。“别……啊……放……放开我……不要……”

    对她的抗议置若罔闻,任天成粗厚有力的双掌开始揉搓她的椒乳,恣意享那绵软富弹性的触感。

    不管是她剧烈的战栗也好,欲迎还拒的挣扎也罢,都让他感到说不出的愉悦舒畅。

    “啊……嗯……天成……不要……别……不要啦……”夏凝露觉得惊惶又害羞,芳心大乱,连连。

    从未和异性这么亲密的接触,更别提被如此恣意地玩弄,她的胸部在他揉搓之下,竟产生丝丝快感,让她骨酥腿软,口干舌燥。

    “别怕,凝露,好好享受我给你的一切。”任天成娴熟地着她高耸浑圆的椒乳,动作温柔却有力,霸道中又带着一丝娇宠。

    渐渐的,他感觉到怀中人儿的反抗软化了。

    随着他加重、加快的抚弄,她的鼻息愈来愈重、愈来愈急促,原本一直推拒他的小手,也无力地垂放在身侧。

    任天成内心暗喜,知道她已有了感觉。

    于是,他—只手继续揉搓着她的,另一只手却渐渐往下游移,滑过她柔软纤细的腰肢,抚过她修长嫩滑的双腿,然后,倏地仲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