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66书网 > 都市言情 > 钻石宝宝:总裁爹地太凶猛 > 最新章节列表 分节阅读54

最新章节列表 分节阅读54

作品:钻石宝宝:总裁爹地太凶猛 作者:一言茗君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皱紧,晨钰一脸焦急地扶着夏若晨赶来,低低哭着:“老夏,我真的没办法。晨晨,晨晨的赌瘾发作了……你,你快帮帮她吧!”

    夏教授看着女儿的颤抖与煎熬心中猛得一撞,一种莫大的报应感传进心头,眉头没有疏解半分,帮女儿打了一支镇定剂。

    夏若晨渐渐不再颤抖,痛苦与煎熬也渐渐缓和了半分,可仍是脸色苍白,全身无力。将女儿扶进临时病房,转身郑重地对晨钰交代:“立即送晨晨去戒毒所!”

    夏若晨眼底一动,连忙拽住了父亲的大手,哭了起来:“爸,我能从监狱里出来不容易,戒毒所跟监狱一样,我不去。求你,别送我去戒毒所!”

    晨钰也跟着哭了起来,拉住了夏教授的手,低泣着:“老夏,是我对不起你。可晨晨是你的女儿,你不能眼看着她受罪啊!别送她去戒毒所,我在这看着她,我寸步不离地守着她,我会让她戒毒的!

    你不用为难,我不拖你后腿,我可以工作,在医院打杂、做清洁工都行!”

    结局篇 v66、159:哭

    两个女人尴尬地站在清洁室的水台前,洗着抹布,做着清洁。晨钰狠狠地咬着下唇,看着自己笨拙的双手,居然连一桶清水都抬不起。

    文妈妈淡淡地看了一阵,一把提起她的水桶,将脏水倒进了下水道中。晨钰连忙道谢,双目赤红,望着文妈妈消瘦而坚强的背影,低道:“对不起!”

    文妈妈的背部一僵,知道这个女人是夏教授的前妻,知道她是撞死丈夫那女人的母亲。微微地叹出一口气,知道为人母的难处,淡道:“人都死了,活着的人好好活吧,好好管管女儿!”

    道完,她准备继续工作,只是身后的女人却是越哭越凶,使她不自觉地望了过去。晨钰一把握住了她的手,激动而颤抖,哭得吐不出半个字来。

    文妈妈连忙将她扶到一旁的凳子上坐了下来,想她也是很难的。与现任丈夫离了婚,女儿欠了一大笔债,又吸毒……

    “都会好的,夏教授是好人,他不会看着女儿受罪的!”文妈妈的善良,使晨钰更加地无地自容。颤抖地将她的手放到自己的额头,像是跪下去了一般,哭着,无法言语,太多痛苦!

    “哎!你别这么哭了,小丫头其实很好管教的!”文妈妈的嘴角淡淡地上扬着,笑道:“我也有个女儿,叫宝儿!那丫头从八岁到十五岁都是我管的!

    小丫头倔强得很,别看她平时谦和柔顺的模样,强起来十头牛都拉不回来。这丫头的手巧,文化课真是一点也不精通。有一回,因为她总偷偷做小手工,我打了她,也罚了站。小丫头哭了,却不认错!

    到头来,自己考不上高中,不能跟阿磊一起上学,又是哭鼻子,呵呵!若不是阿磊生病,我想让宝儿当我的儿媳妇呢。不过,她现在也很幸福,丈夫对她很好。孩子幸福,我就放心了!”

    文妈妈自顾自地说着,却不想晨钰却是越哭越凶。她一惊,连忙安抚起来:“好了你别哭了,你的工作我来帮你做,你在这好好休息一下!”

    耽误这一阵,文妈妈担下两份工,连忙提着两桶水走了出去。

    晨钰自凳子上滑落,跪坐在地上,哭着、泣着、颤着:“真的、谢谢你……谢谢你……”

    自那暗红色小别墅外的大树后,晨钰缓缓而畏缩地望着小院子。等了许久,终于看到了苍白瘦弱的小影子从屋子走了出来。坐在了椅子上,一脸疲惫,一脸无奈地晒着太阳。

    眉头淡淡一蹙,她不自觉地走了过去,回过神来之时,金宝儿已经看到了她。冲她扬起了虚弱的笑容,低问:“晨阿姨,晨晨还好吧?”

    晨钰一怔,看着她从椅子上站了起来,走到了栏杆前。迫不及待地拉住了她的手,脸上呈出笑意:

    “谢谢你了宝儿,她伤害过你,你还愿意帮她!”

    金宝儿想抽回自己的手,可晨钰却握得更紧,微微地颤抖与殷切使她淡淡停滞了一丝,低语:“我也没帮什么忙!”

    晨钰看着她苍白的小脸,连忙将手伸到了她的额头,眉头蹙得更深:“生病了?”

    “没事没事!”金宝儿缩了一下,不习惯此时晨钰的亲昵举动。

    晨钰向院内望了一眼,想来谨年华可能跟老友们出去散步了,两个小跟班也在屋内做打扫,便放下心与金宝儿多说了两句:

    “宝儿,我这几天见你脸色都不好,是不是胃里难受想吐啊?你……是不是怀孕了?!”金宝儿正被她的前半句疑惑着,‘这几天见你!’她总来看她吗?

    ‘怀孕’两个字使她大脑空了一下,小手不自觉地抚向了平坦的小腹。在心里算算日子,确实迟了很多。

    晨钰看着她的表情,脸上顿时现出了愉悦的神色,激动起来:

    “怎么不去医院做个化验?如果是真怀了,就要多注意身体,不能随便乱吃药。天越来越冷,千万别受凉!”

    金宝儿微微颌首,嘴角不自觉地上扬起,淡道:“谨最近有些忙,忙过这段吧!”

    晨钰的脸顿时一僵,想来谨严是瞒着她文天磊病情又复发了,而今天谨严好像又去做干细胞捐赠了。眼眶不自觉淡淡一红,谨严对宝儿很好,她内疚的心微微平复了一些。可看着宝儿苍白的小脸,心又揪了起来,温和低道:

    “晨阿姨带你去化验吧,你婆婆的医院离这也不远,正好我在那做清洁工!”

    金宝儿有一丝疑惑,疑惑晨钰对她太过于关怀,也有一丝迟疑。她再随便走出这个院子,怕谨严又是黑脸了。晨钰看出她的迟疑,淡淡地笑起:“把两个小跟班一起叫着!”

    金宝儿做了一个思考,她前几日以为自己是胃病,还吃了两片胃药。如果是怀孕了,不知会不会对宝宝有影响。有两小跟班跟着,想来谨严也不会过于严苛,便淡淡颌首,由小跟班提了车,一齐向博爱医院驶去……

    谨严正于鲜血室中做捐赠,叫来了jas帮忙照看一会金小日。小家伙将小身子贴在了玻璃上,给爹地打着气,小肉嘴叽叽喳喳个不停。

    渐渐,两条虫子眉毛突得一紧,脸色变得苍白,弓下了小腰。jas连忙蹲下身来,急问:“干嘛?你内急啊?来,我带你去厕所!”

    “不用不用,我自己去!你在这帮我看着爹地啦!”说着,捂着小肚子连忙奔向远处的卫生间。jas冲那小背影低喊:

    “喂,对面就是卫生间,你往哪跑啊?”

    “不用你管啦——”小家伙扯着嗓子喊回去,连忙钻进了最深处的卫生间,将自己锁在坑中。

    憋气,运气,汗水,痛苦,爆发……“砰——”地一声巨响,门又被震倒,他抓着手里的紫色钻石,虚弱得摇摇欲坠。

    正在隔壁偷偷注射毒品的夏若晨被震动惊来,第一眼便看到了钻石宝宝及……钻石!!

    结局篇 v67、160:死亡

    夏若晨于医院走廊慌张地走着,兜子中的紫色钻石使她的手在发抖。深深地吸了一口气,看着走廊尽头的阿豪已经背着大包裹走出了医院。

    微微将恐慌的气息吐出,嘴角渐渐上扬着,这个时候的金小日原来是最虚弱的时候!

    经过献血室,她看到了虚弱的谨严,嘴角的笑意更加的阴险。不过几步,她来到了文天磊的病房。双眼淡淡一眯 ,直直地望着站于窗前摆弄着蔷薇的虚弱男子。

    “你真想继续接受别人的血?”

    文天磊赫然转身,疑惑地看着门口穿着病人服的女孩。他的表情使夏若晨顿时失笑,谨严还真是无私得很,捐血不告诉金宝儿,连眼前这个接受者都不知道!

    “我说你的病复发了你不知道吗?你已经是灯枯油尽了,还要别人的施舍干什么?

    你觉得金宝儿真的生活在谨严的呵护疼爱下吗?不是的,她是因为谨严答应给你捐血,她才委身其下,被人牵制压抑的!

    你知不知道她很痛苦,每天都不得自由,像个囚犯一样被关在不见天日的小别墅里……”

    步步逼近,使文天磊的脸色苍白,他不知道自己的病又复发了,她说宝儿的困境他不是没有想过,可谨严不会这样对宝儿的,一定不会。

    夏若晨的脸越来越狰狞,兜子中的钻石使她变得贪婪疯狂,咬牙低吼:“你这样苟延残喘还有什么意义?你给宝儿造成了困扰,让你妈拖着瘦弱的身子为你操劳,你不内疚吗?

    告诉你,让你妈别打我爸的主意,赶紧带着她离开医院,回你老家等死去——”

    她的逼近,使文天磊仓皇后退,碰倒了窗台上的蔷薇,直接倒向窗外。虚弱地手连忙伸向蔷薇,抓住了粉朵儿,他的身子却随着蔷薇而下。

    “文——”

    “天磊——”

    刚从车上步下的金宝儿目睹了急速坠落的脆弱,急急奔向窗前的文妈妈看到了六楼下的一地鲜血。

    金宝儿瞪大双眼,快速奔跑过去,跪在地上一把将虚弱的身子扶起。瞪大的眼睛里满是惊恐与不可置信,颤抖而仓皇:“文,文你怎么了?”

    他的生命在急速地流失着,手里的蔷薇缓缓地举到她的眼前。泪水猛得涌出她的眼睛,她不敢相信这一切都是真的。他不是很好吗?他的病一直控制得很好,为什么要跳下来?伸出的手还没有触及,他便带着手里的花儿永远地凋谢。

    “不——”

    找不到金小日的jas仓皇地奔向鲜血室,低吼道:“谨,不好了,文天磊跳楼了!”

    谨严大惊,拽下两个胳膊上的输血管,不顾眩晕,跟jas一起奔向急救室!撞见跌坐在长椅上的金宝儿,谨严双眼猛得一睁,踉跄地将她抱在怀里,看着她身上的鲜血,急问:“宝儿,你有没有事?”

    “文的病复发了,你为什么不告诉我?”她的眼睛空洞而无神,俏脸苍白而无力,渺茫而虚幻起来。谨严的心因她透着虚弱与冰冷的话,扯得生疼生疼,扶着她单薄颤抖的肩膀,低道:

    “我只是不想你担心,我正在准备再给他捐一次……”

    急救室的红灯闪灭,急救人员一脸汗水走出,扯下了脸上的口罩。一脸黑暗的模样,一脸透着死亡的宣判已经流淌而出。随后,缓缓推出的推车上躺的那个青年,不过二十出头,却严严实实地掩埋在一片白色之下。

    “天磊——”歇斯底里地哭喊于医院走廊中蔓延而散,文妈妈扑到白色之上痛哭不已。

    怀里颤抖的身子,仓皇地站起,步子抬不起来,呼吸也变得无力。泪水顺着眼睛疯狂地涌现着,她无法面对他带给她这种死亡方式。尤其是那只蔷薇还紧紧地握在他的手中,他还有力气握住花儿,怎么就能宣判他的死亡?!

    不可能,真的不可能!

    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她呼不出,她觉得自己快要窒息一样无法自主的呼吸。眼前一片模糊,大脑似乎也停滞了运转。整个人群,整个医院都在旋转,她昏厥在使她窒息的怀抱里。

    “宝儿?!”谨严一惊,连忙掐住着她的人中穴,场面一片凄凉哀恸……

    仓皇退回自己病房的夏若晨,全身不自觉地颤抖着。她不过是想让文天磊离开医院,她只是不想文妈妈影响到母亲与父亲的复合。因为从父亲的眼神里,她已经看得出,看得出他对文妈妈的保护欲,对母亲如陌生人一般的隔离……

    她不想让他死,只不过是一盆花倒了,他怎么会跟花盆一起掉下楼去?!

    “啪——”一个凶狠的巴掌打在她仓皇的脸上,回过神来面对的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