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66书网 > 都市言情 > 高中生小后妈 > 最新章节列表 分节阅读45

最新章节列表 分节阅读45

作品:高中生小后妈 作者:小怜怜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都拿着张照片看。”杜老一握拳头,“我无意中瞥到一眼,在那照片里的是个很骚包的男人。穿件紧身衣,卖肉一样的显摆他的一身疙瘩肉,让我很有危机感,所以已经在考虑是不是该到我旗下的医院去隆个胸。”

    “”

    杜老低头看了看下自己的胸,“隆两胸大肌,再在腹部上整出几块疙瘩肉什么的。”

    “”

    曾清纯突然举起手来,示意自己要说话。

    杜老一指她,“曾清纯同学,你有什么补充?”

    “姨夫,我郑重声明,捧花不是我丢的,”然后指着司空尧,“是他丢的。”

    “是嘛。”杜老走到司空尧身旁,慈祥得很的拍拍他的背,“没事,阿尧,我不怪你,这都是上天注定的。”

    司空尧被拍的快岔气了,直扶胸口顺气。

    在重重的叹了口气后,杜老皮笑肉不笑的,“我觉得和你大姨妈举办一次金婚典礼。阿尧你放心,捧花我觉得是留给丫头的。”

    司空尧抽了抽嘴角,“姨夫你不用客气。”

    “这叫礼尚往来,应该的。”杜老已经连皮都不笑了,就干扯嘴角而已了。

    司空尧:“”

    “来了,”一直没说话的司庭明终于出声了,“到我书房谈吧。”

    杜老向每个人都打了招呼,到唐婉儿母女俩时,很热情的上前和人家握手,“这二位不认识。”

    大伙囧,不认识你那么激动和人家握什么手呀。

    “来蹭饭的吗?”杜老煞有其事的问到。

    唐婉儿母女的脸色不佳乐。

    “那就多吃点。”杜老鼓励道。

    说完才跟着司庭明上楼去,但楼梯上了一半后,他似乎想起了些什么,又回头说道,“对了,那照片后面写着那卖肉男的名字,叫tony,你们谁有空帮我查查这男人。”

    司庭明回头看了看杜老,有些不确定的说,“tony不是你的英文名吗?”

    杜老本来裂开的嘴,在慢慢的聚拢在变圆,然后发出一声,“哦,”两声干瘪的笑蹦出来,“好像是。”

    然后尴尬的拍拍司庭明的肩膀,“你是知道的,那时为了和你一起追她们姐妹俩,随口诌的,谁记得呀。”

    大伙再度,“”

    关上书房门后,杜老敛起所有的玩世不恭,“他打电话过来问的?”

    司庭明点点头,“虽然只是旁敲侧击,但意思还是明显的。”

    “他还是没死心吗?”杜老紧紧的蹙起双眉。

    “嗯。”这字的尾音司庭明拉得很长,“那人现在怎么样了?还安全吗?”司庭明有些担心。

    “听说前段时间又挪了个地方。”杜老淡淡的说道。

    司庭明蹙眉思索了片刻,“真是为难她了。”

    “还听说,在美国的曾魏建(女主的父亲)失踪了。”

    司庭明一怔,“什么时候的事?”

    “前天。”

    司庭明思忖了下,“暂时别让丫头知道吧。”

    “还听说”

    杜老还想说些什么就被司庭明打断了,“停,停,你有什么不是听说来的吗?”

    杜老想了下,很肯定的说,“有。”

    “什么?”

    “我看见阿花他外婆昨天到我名下的医院,做了个整形手术”

    “她终于去拉皮了?”司庭明没等杜老说完,就惊叫着站了起来冲出书房,对外大嚷着要回h市闭关。

    “她不过是去整两颗牙而已。”司庭明走后,杜老才悠悠的说道,“是你自己没听我说完的。”

    用完早餐后,由于今天出门的人多,而司空舜正处于灵魂出窍状态,没人敢让他开车,司空尧也只能充当司机了。

    “我要和小妈咪一起坐爹地的车子上学。”小天使很坚决的抿着小嘴说道。

    唐婉儿耐心的哄劝着,“祺儿乖,爹地的车子已经没座了,和妈咪外婆一起坐一辆车不好吗?等外婆到了疗养院了,再送你到学校去。妈咪还没送过祺儿上学呢,让妈咪送一回吧。”

    “不要,”小天使眼泪汪汪了,“我要和小妈咪一起上学。”

    司空尧不悦皱在眉间,淡漠的对唐婉儿说道,“你们就等司机小王送她们上学回来,再送你们到疗养院去吧。”后又对车子里的几个丫头说,“清纯过来抱祺儿,花芃和楚轩轩你们去坐小王的车。”

    曾清纯向小天使招招手,虽然唐婉儿不想放手,但又不得不放手,看着自己的孩子高高兴兴的跑向另一个女人,作为一个母亲心都碎了。

    当车子远去时,唐婉儿用修饰过的平静对李月娟说,“妈妈,我决定用那份名单了。”

    李月娟一愣,“是不是太早了。”

    唐婉儿激动的指着越来越远的车子,“都这样了,我们再不动手,就迟了。”

    李月娟没再说话,默许了。

    车上,曾清纯很严肃的对小天使说,“小宝贝今天很不乖,非常不乖。”

    小天使也知道自己错了,低着头,两个胖乎乎的小手指相互点着,有些委屈的说道,“可是祺儿答应小朋友了,要介绍小妈咪给小朋友们认识的。”

    “力气活?”曾清纯想不明白。

    “你看就明白了。”司空尧神神秘秘的掩嘴,但曾清纯清清楚楚的看到他唇上的笑。

    花池怯怯的上前和司空舜说了句,“对不起了,二表哥。”

    然后就见她一通左右开弓,堪比佛山无影手的耳刮子中,曾清纯终于明白司空尧所说的力气活是什么意思了,而且每一会花池就有些喘气了。

    “果然挺费力气的活。”曾清纯囧囧的说道。

    于是在校门口众人的目瞪口呆中,司空舜还魂了,抱着那巴掌印叠着巴掌印的脸,“停,停,停,我清醒了,停”

    曾清纯抬头问道,“这活其实我们也能干。”

    司空尧用脚踩灭烟头,“没用的,我试过了,都把他打成爸妈都不认得,剩下半条命的状态了,他还是一点反应都没有。”

    曾清纯抽抽嘴角,“明白了。”

    已经蹲在地上的司空舜,捂着发烫红肿的脸,可两眼却倍亮,看着花池欲言又止的。

    “好了,我去公司了,晚上来接你和祺儿。”

    司空尧很自然地挑起曾清纯的下颚,吻了下后在不少人的尖叫声中绝尘而去。

    留下有些恍惚中的曾清纯,在旁人的尖叫声中出名了。

    花池则有些狼狈的跑开了,让司空舜向她的背影伸出手,却什么都说不出口。

    楚轩轩看着曾清纯的恍惚,担忧的靠过来轻声的问道,“清纯,你和大叔,到底什么情况呀?你不会是和他假戏真做了吧,那我哥哥怎么办?”

    曾清纯没能正面回答楚轩轩的问题,打着哈哈的扯开了话题。

    可一天的考试,她都处在一种心烦意乱的状态中。

    考试题目并没有因为昨夜她的入侵被发现,而临时改考题。

    但曾清纯也明白,如果把所有的题目都答对了会引起别人的怀疑,而是有选择的,符合逻辑的出错。

    当排名公布时,她有惊无险的排在倒数第一百零六名,通过了月考成为ei的正式生。

    而事实也正面了曾清纯的做法是非常正确的,就在最后一科考试结束后,她的所有考卷就被一个人调阅了。

    在曾清纯她们从考场出来时,楚鸿轩已经早早的等在外头了。

    “都没问题吧?”楚鸿轩虽然问的是所有人,但眼睛看的却是曾清纯。

    “应该没问题的。”楚轩轩和唐森回答的有些底气不足,曾清纯也只是点点头。

    几人建议到餐厅休息下,可没走几步就看到司空舜颓废的坐在路边的长椅上,孤寂的晒着太阳。

    曾清纯在一旁的自动贩售机里买了些饮料,拿了罐咖啡走过去递给他,“白目,三个臭皮匠绝对能臭死个诸葛亮,说出来我们大伙才能帮你。”

    司空舜接过咖啡,拨了下头发,“没用的,该做的我都做过了,该说的我都说了。”

    “那你到底都做过什么了?都说过什么了?”曾清纯试探着问。

    “我我”司空舜却又开始支支唔唔了。

    曾清纯向花芃使了个眼色,花芃童鞋坐到司空舜身边,“二表哥,你是不是想让我再从你一次?”

    “噗”司空舜口里的咖啡喷了n远。

    “花花芃,”司空舜结结巴巴的,“老实说,我昨天晚上有没有对你做些什么?”

    “有。”

    “什么?”司空舜一紧张,把罐子都捏扁了。

    “你对了”花芃在关键处打了个超大的呵欠,睡眼朦胧的眼睛大有随时间闭上睡着的趋势,然后吧唧了半天嘴巴,让司空舜干着急。

    “你别睡呀,到底我对你干嘛了?”

    “说了,你会负责?”花芃懒懒的问着。

    司空舜顿时像弹簧一样的弹开老远,颤颤的说道,“难道我我真的做了?喝酒真的是误事呀。”

    花芃点点头,“嗯,你对我做了”

    司空舜又开始离灵魂出窍的状态不远了。

    曾清纯赶紧趁他还有知觉时,一顿左右开弓把他的魂又拍了进去,“盆,不是让你别给他致命一击嘛。”

    “我没想给他致命一击,不是还没说完嘛。”

    “那你可以继续说。”

    花芃清了下喉咙,“二表哥你对我做了个保证。”司空舜准备再度出窍的灵魂,在听到保证那两个字后终于归位了。

    “吓死我了。”司空舜拍着胸口,坐回原处,“我对你保证什么了?”

    “你说你用人格保证,当年姐姐肚子里的种真的是你。”

    大伙齐声,“嗯?”

    司空舜直接跌下长椅,当他狼狈的从地上爬起来后,“花芃你在胡说什么?这样会毁了你姐的名声的?”又指着眼巴巴听八卦的曾清纯几人,“你们别往那边想呀,什么肚子里的种是我的,根本就没那么回事。”

    大伙再度齐声,“那是谁的种?”

    “是不对了,不是谁的种的问题,”司空舜有点有嘴也说不清了,“而是花池当时根本就没身孕,是被我们大家冤枉的。也不知道谁那么缺德夹了章验孕单在花池的书里,让大家都误会了。”

    “然后你就对花池说些很过分很过分的话,对吧。”曾清纯下定论。

    司空舜双唇颤抖下了,然后眼泪鼻涕就出来,一把抓住曾清纯的手,“嫂子,我真的很后悔”

    可他话都没有说完,就被楚鸿轩扯开了,“叔嫂有别,瓜田李下的影响不要。”

    “”

    第七十章 妖孽男薛倾臻

    曾清纯完全无视司空舜可怜巴巴的目光,对花芃说道,“这事果然如你所言,简介就是正文呀,不但不复杂还很狗血。亏我还很期待呢,浪费我表情。”说完,带着一干人就要走。

    “嫂子,”司空舜赶紧上去拦住她,“你不是说帮我吗?现在我已经说了,现在我不管你们三个臭皮匠赛过诸葛亮的,还是臭死诸葛亮,你们可得履行诺言了。”

    “拜托,”曾清纯想撬开他的脑袋瓜子,看着里面是不是有水,“八年前花池才十四岁,你也不过十七八对吧,年少轻狂口无遮拦的年纪,就算说了再过分的话,拿出你的诚意去道个歉不就完事了嘛。”

    “当真相大白时,我就诚心诚意的去道歉了,可她就不见我,还吧我送的东西都扔了出来。”司空舜很无奈。

    曾清纯托着下巴想了会,对花芃说,“你姐是这么得理不饶人的人吗?”

    花芃摇摇头,“那段时间杜莎莉一直在我姐姐身边,美其名曰陪伴,但天知道是不是从中作梗,所以二表哥没能见到我姐姐也不稀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