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66书网 > 恐怖灵异 > 黄泉阴镖 > 第六十一章封瘟禁地

第六十一章封瘟禁地

作品:黄泉阴镖 作者:流浪的法神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我轻叹了一口气,强催身上的血气透于后背,以助紫衣御寒。

    紫衣轻轻的趴在我的肩上,幽幽道:“无伤,你在想她对吗?”

    我没有说话,只是加大了步法,宣泄心中的煎熬。我曾以为自己是顶天立地的男人,但没想到一个白灵简简单单的就击垮我。我现在一闭上眼,就是燕东楼抱着她,向我挑衅的情景。

    “你知道我为什么会喜欢你吗?”紫衣轻轻的替我擦掉额头的汗水,旋即又自诺道:“从我见到你的第一刻起,我看到了你心底的执着。你跟我一样,爱一个人,恨一个人都会无怨无悔,哪怕是山崩地裂,海枯石烂。”

    “紫衣…;…;”我不知道怎么回答她,她说的或许是对的,但是我心里的那个人却并不是她,此刻我却没法说出口。

    也不知道这密道到底是通往何处,空气越来越阴沉,闷的让人喘不过气来,也亏的是我这种死脑筋的人才能义无反顾的走下去,换了别人怕是早就选择原路退回了。如此看来,紫衣对我当真是情义深重,否则也不会陪我趟这道黄泉不归路了。

    一路直下,黑暗之中,我已经没有时间观念,当我快要疲惫不堪的时候,在转角处终于走到了尽头。

    面前是一道走廊,走廊的石壁上镶嵌着鹅卵石大小的透亮夜明珠,绿光透亮,足以视物。光线陡然变亮,我双目被刺的生疼,好长时间才适应过来。

    “这地方好古怪啊!”紫衣轻轻的从我背上跳了下来,望着走廊上的壁画,有些惊讶道。

    走廊上画的全都是一些牛鬼邪神,万千妖魔围绕在最中间的一个穿着黑袍的邪神,那邪神看不清楚面貌,只露出一双邪气森然血红眼睛。只是这么简单的看了一眼,我就觉的心中气血翻腾,有些喘不过气来。

    而在邪神的四周,其中一位我确实熟悉的,那就是东方青木瘟神张元伯,想来他也是那邪神的附庸罢了。也不知这邪神是谁,连青瘟都对他俯首帖耳。

    我边走着边观看着壁画,虽然未能全通其意,却也能明白,道衍设的这个封印,确实是用来封印青瘟的,想来青瘟已经被封印了几百年。

    壁画上青瘟在元末明初,大行瘟疫,涂炭生灵,当真是邪法无边,大明历经了两代国师,刘伯温、道衍,许以天子龙气才封印了青瘟。但这么厉害的大神,如此严密的封印,以李中元这等人微末之人,又是如何打开的呢,当真是让人百思不得其解。

    “无伤,你说是谁有这么大的本事把青瘟逼的走投无路。”紫衣见那壁画中青瘟邪气冲天,如今却了这么个下场,很是不解。

    青瘟毕竟是神,虽然说是一道残魂,但从他出世河妖同庆,邪气横生的气派来看,他的邪魂依然有很强的修为,至少也是天师修为,非是老蛊婆、李中元这些上师可以相比的。

    他出世的时候,这个封印里还有一个人,而这个人就是把他放出来见我最后一面的人。

    这是一个很自信的人,首先他肯定知道我的有魔罗血莲附体能挡住青瘟的邪魂,而且他很清楚我是绝不会放青瘟过去。其次,他有绝对的把握掌控局面,是以选择让双煞魂合一,从封印里引出了青瘟的邪魂。青瘟无论如何都逃不过他的手心,为他所用。

    这人对青瘟势在必得,多半也是因为青瘟的青木邪脉,一旦凑齐五大瘟神的邪脉,他就能集五大邪脉于一身,成为与玄门阎君一样的五脉之身,执掌阴阳。

    这无疑是玄门的一大灾难,此人如此奸诈,想必不是什么良善之人。若让他炼成了五大邪脉,阴阳两界的末日恐怕也就不远了。

    我突然担心七叔,他被困在这封印之地,会不会早已遭到了那邪人的毒手,想到这,我也没心思再去研究这些壁画,拉着紫衣很快的穿过了走廊,顺手一人摘了一颗夜明珠用来照明,这玩意可比我那半吊子法眼好使。

    走廊的尽头是一扇大拱形门,门上尽是斑斓的血痕与划痕,看那划痕深约寸许,像是什么怪兽抓挠的一般。

    我轻轻的推开布满蜘蛛网门里面漆黑无光,阴森、恐怖,嗡嗡,一阵低沉的闷哼声,仿若有远古凶兽潜伏在某个角落里虎视眈眈。

    借着夜明珠的光亮,这里有点像是一个墓室,墓室入口立着一块黑色的剑石,上面刻着一个血淋淋的“禁”字,显然这个墓室就是封印禁地的入口了。

    “紫衣,要不你留在走廊等我,这里太危险了。”我转身对有些虚弱的紫衣道。

    紫衣脸上的酒窝一扬,用力挽着我的胳膊,轻笑道:“无伤,你是在关心我吗?你真好。”

    我好吗?这地方阴险莫测,明显是块死地,恐怕是个男人都不会愿意让自己的搭档跟着去送死吧,更何况还是个如此的绝色美女。

    “紫衣,听话好吗?你能陪我走到这,我已经很感激了。”我握着她的手,看着她明亮的眼眸,感激道。紫衣愣愣的看了我几秒,噗嗤笑道:“别说的我好像是个拖油瓶似的,别忘了我的修为可比你高。”

    我刚想再劝说几句,她揪着我的衣领,傲然笑道,“秦无伤,你给姑奶奶听好了,这辈子我就认准你了,你休想甩掉我。”

    说完,她当先走进了墓室。我是真拿她没辙,只能摇了摇头,赶紧跟了上去。刚走进墓室,哐当一声,墓门轰然关闭,我返身试了一下,任凭我如何施力都无法再打开,反而是被门上的封印给震的双臂发麻。

    我揉了揉胳膊,暗骂了一句,看来这果真是条不归路,只能进不能出啊。早知道无论如何也不能让紫衣跟进来,至少还能在外面给我接应一下,这下好了,两个人都陷在这里了。

    紫衣倒是无所谓,她似乎对生死看的很淡,没有丝毫的惧意,这点她跟我倒是十分像,一旦决定的事情,就会坚持到底。

    墓室很大,阴气弥漫,夜明珠也只能照到身前米许,我牵着紫衣,把她护在身后,当先在前面探路。墓室很空旷,正中间是一个巨大的黑色石盘,上面雕刻着一个狰狞的怪人,头戴铁奎,手里拿着叉子,有点像是半步多见到的东阴鲛人,而且怪人的坐骑居然是一只巨大的老鼠。

    冥冥灭灭间,我脚下传来咔嚓的脆响,我低头一看地上全都是枯骨,几乎平铺了整个墓室的地上,森白一片,让人毛骨悚然。死了这么多人,难怪阴煞、怨气如此强烈。

    “道衍枉为佛道大宗师,当真是邪的厉害,为了守住封印,不惜以活人献祭,也不知道这墓室口埋的是什么人。”紫衣见识比我广,她虽是邪派中人,却也被着满地的白骨吓的媚脸煞白。

    我想到她也曾以活人血肉献祭给她供奉的邪神,心中不免有些疙瘩,“紫衣,上次在石楼,你供奉的邪神跟这没关系吧。”

    紫衣见我神色有些不自然,她心思细腻,聪慧的很,当即笑了笑解释道:“无伤,我供奉的不是邪神,而是一道生魂罢了,那也是师尊的交代,非是我可以改变的。”

    生魂,乃是人未死,强分出自己的魂魄。能够分生魂的人,修为绝不简单,至少怕也得是天师,甚至更厉害的人。

    正说话间,一阵密密麻麻的怪异密集声从墓室四面八方响了起来,紧接着墓室的墙壁上,跟放礼炮般,咚咚直响,弹出一个个烟囱大小的圆口,密集的怪叫声更加的清晰了,充斥在墓室内,嘈杂极了。

    跑!

    我拉着紫衣撒腿往墓室的另一端跑去,然而这墓室比我想象的要大的多,跑了不到一半,墓室的墙壁上出现无数的红点,密密麻麻的,看的我头皮直是发麻。